我的单幅插画之路(3)--------少许创作的时候

那时候,我还在中华人民共和国的首都,我还在继续进修着美术设计。

因为那几年里我都在外面花钱读着书。有一次哥哥说:“算下来被你花掉的钱,已经可以买下4、5栋房子了”(当然他是按照家乡县城的房价来算的)。我听后大震惊,想一想父亲母亲省吃俭用供我读书,而我每天还那样吊儿浪荡的。。。。。。

那时候,我认为我必须得干点儿名堂出来了,我想让我的父母看到,他俩砸在我身上的人民币是可以回收的。(笑)于是那时那个笨蛋每天想着的事情就是“发表作品”这件事了。

那时[灵感]这种鬼东西迟迟不肯光顾那个笨蛋,笨蛋就把16页的《外星故事》重绘了一遍,然后兴冲冲地跑去了《少年漫画》的编辑部。当时的那位编辑看过画稿后,给笨蛋提出了一些当年我认为很挑剔现在认为很中肯的建议。最后他说:“不能发表!”。[当时就好像被人用棒子在头上猛敲了一棒似的(笑)]

我约略地总结了一下《外星故事》的失败,我认为我又犯了类似于“大跃进”似的错误,就是我不应该选择有16页之多的故事漫画投稿,应该先挑只有一页的单幅图来投。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5/12/29/1/fenghede,2005122912113.jpg[/img]

上面是我“色彩设计”科目的作业,当我决定投稿单副画以后,就选中了她。。。。。。

下面是我决定用这幅投稿后,又重新绘制的,记得花掉了笨蛋整整四天的时间。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5/12/29/1/fenghede,2005122912132.jpg[/img]

完成后我兴冲冲地跑去了《北京卡通》的编辑部,一位男编辑看了看图,他也没说什么,就把原画留下了,我那时紧张得都不敢再问“能发表吗?”这句话了。

三个月后,我在报摊上翻开了1998年4月号的《北卡》,像发生了神迹似的我看到了我的画印在了里面。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5/12/29/1/fenghede,2005122912254.jpg[/img]

稿费记不得是90块还是120块了。(毕竟在那时,稿酬还不是我画画的动力,......现在也不是^-^)

刊登出来的画面原创意已经没有了。这是我至今仍不能释怀的部分,后来我看到在《北卡》的刊头上明示着:“本刊有权利改动投稿的作品。。。。。。”我就很奇怪地问自己“是谁给了它们这种权力的呢?”(笑)

我已经有很多年没再翻看过现在的《北卡》了,我不知道“本刊有权利改动投稿作品。。。。。。”的权力宣言是否还在,不知道现在的《北卡》编辑是否还保有修理来稿的习惯。我不会奢望没有,我只希望在现在“以人为本”的主旋律下,在编辑开始修理别人稿件的瘾犯了以前,希望他们能征求一下原创作者的意见。不管那位作者是一个8岁的孩子,还是一位80岁的老人,我认为这是一个尊重“人”的社会里,最起码的行为准则。

我常会想,如果在刊登前,编辑能问我一句:“可以修改一下吗?”我也一定会说:“可以的,可以的,完全可以的,请您随便修理吧!”(笑)然后我会认为中国的漫画编辑们都是一些很[绅士]的人。从那[半幅画]被发表以后,那个笨蛋开始认为中国的漫画编辑们都是一些很[强盗]的人了。(笑)

事隔多年之后的再回想起来,我是会对《北京卡通》心怀感念的。在我的世界里,我对《北卡》的评价跟世人对一位领袖的评价是暗合的------它的功绩大于它的过失。(笑)

我唯一发表过的作品,就只有在《北京卡通》上的这半幅画而已。那被印刷出来的[半幅画]让我确认了------梦想是可以成真的。那种奇妙的感觉这一辈子里只有这一次,以后再没有,将来也不会再有。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5/12/29/1/fenghede,2005122912610.jpg[/img]

这幅画是我“黑白画”科目上的作业。题目是------[用人物和动物来表现一种情境]
(我想那时我想表现的是“孤独”的情境吧)(怪物的脚我参考了鸵鸟的脚,人物我参考了电影《邮差》的一张剧照:em21:)

这图后来被我投去了《科幻世界画刊》,再后来收到了编辑的回信,受到了编辑的称赞。。。。。。再再后来《科幻世界画刊》便停刊了...(笑)这图也就不了了之了。最近发现《科幻世界画刊》又复刊了,我不知道当年的那位编辑是否还在,真希望他能将原画稿退回给我。(笑)

从最初投稿得不到回应,到收到退稿信却不能将原稿退回。
终于发表了作品,而作品的构思却被篡改。以为终于得到了编辑的认可,可以不必再被修改创意,而结果却音信全无。。。。。。

渐渐的,我对“发表作品”这件事失去了兴趣,那一年,我对两件事情失去了兴趣。另一件是对“中国的足球”。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5/12/29/1/fenghede,2005122912852.jpg[/img]

这幅图的灵感来自于一次无趣的课上,我的思想溜到了昨晚看到的<>的电影上。我想要是后面狂追着的恐龙其实他并没什么恶意的话是不是很有趣呢?摩托车是我在北京的一家汽修店看到的报废摩托,然后画了速写,回来后整理的。车牌号都没变地用了上去。(笑)

About fenghede